易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易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易发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7 00:58:3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卫东:美国总统上任之后,通常会声称自己既不是民主党总统,也不是共和党总统,而是美国总统。但特朗普“反其道而行之”,在选举中,特朗普就表明自己是共和党人,上任之后也认为自己是共和党总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彭博社称,这个所谓的“联盟”于5日成立,其目标是“在与中国有关的议题上,构建适当与协调的对策,帮助制定一个积极与战略性的方法”。该“联盟”还宣称,中国的经济崛起正在对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施加压力,试图与中国对抗的国家大多是“单独行动的”,而且“往往付出了巨大代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拜登和特朗普处境不一样,角色也不一样。从历史上来看,民主党的选民基础更大。在美国民众中,认定自己是民主党人的数量更多,但是他们的投票积极性不高。所以,拜登除了需要动员民主党选民之外,还需要去拉拢摇摆选民的选票。因此,特朗普与拜登的行为才会出现巨大反差,他们各自都按照自己的风格去吸引选民,政治意味足够明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犯罪率的角度来说,黑人的犯罪率确实高一些。此外,黑人希望通过教育来改变自己社会地位的诉求并不强烈。这就导致警察群体面对他们的时候,容易过度紧张,担心他们藏有武器或其他物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情况下,特朗普开始想法设法地提升自己的声望,打击民主党对手。而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,恰巧是民主党人。特朗普希望通过批评这位市长,侧面传达民主党在整个事件中都未发挥出积极作用这一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有网友直接戳破一些美国政客的心思:“美国不允许任何人超越自己。”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卫东:美国总统离任后基本不再干预政治,也不再插手这些事情。但特朗普上任以来,奥巴马多次对其进行指责。究其原因,无非是特朗普本人引发了十分剧烈的社会矛盾,奥巴马已经“忍无可忍”。另一方面,奥巴马这种行为其实是在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“拉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奥巴马频频发声会对今年大选产生何种影响,我个人认为现在还很难判断。从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,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经验,即“全国民调不能直接说明问题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在真正的美国大选之中,存在一定的“铁票”。例如,加利福尼亚州向来都是民主党的天下。部分州支持共和党,部分州支持民主党,在这种情况下,摇摆州的选票就变得十分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报道,参与该“联盟”的成员包括来自美国、德国、英国、日本、澳大利亚、加拿大、瑞典、挪威等国议员以及欧洲议会成员。卢比奥以及日本众议院议员、前防卫大臣中谷元、英国保守党议员邓肯·史密斯等是该组织的联合主席。